朱老师,我又想你了

乌迪尔 2018-10-27 08:02:30 59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朱老师,我又想你了

这辈子除了父母,老师可能是最能影响我们的人了。

看到大象老师的这个主题,心底的某个角落隐隐痛了一下,那个让我藏在心底深处不愿释怀的形象又跳了出来。

那年我初三,学校英语老师匮乏,好不容易招到一个高中刚毕业的的代课女老师,姓朱,年纪很小,班里几个蹲级的老油条估计跟她差不多大,婴儿肥的脸蛋稚气未脱,站在讲台上掩饰不住的紧张。在黑板上板书的时候手都在微微的抖。

果然,几节课下来,几个老油条男生开始肆无忌惮,上课窃窃私语,下课老师还没走就开始吹口哨。

我是班干部,平时也只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发发作业,维持下自习课的秩序,那几个老油条只要不过份我也懒得管他们,各人自扫门前雪,把自己学习搞好是大事,班干部又不是县委书记,犯不着得罪人。

可每每看着朱老师紧张到涨红的脸蛋就莫名的心疼,对那几个老油条的放肆愈发反感,终于在一天下课铃刚响,老师还没离开教室时,口哨声又此起彼伏的响起来了,我突然一股怒火上涌,几步走到其中一个男生面前对准他的脸用力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震惊教室,刹时整个教室鸦雀无声,我自己也震惊了。

良久我在自己的手掌心的疼痛中反应过来,走上讲台,对朱老师鞠了一躬:“对不起老师!是我没把班级秩序管理好!”

然后面对班级慷慨陈词:“我为我刚才的冲动向同学们道歉,也为这两天的失职向朱老师道歉!如果你们觉得我不配当这个班干部我引咎辞职!”

然后回到座位趴下来就哭!

全班哗然,过了好一会那个被打的男生讪讪的过来:“哎,我说大班长,你打我那么响我都没哭,你怎么还哭起来没完啊?”

我抽抽噎噎委屈万分:“你们这样搞还给我留面子吗,我还怎么当这个班长啊。脸都被你们丢尽了!呜呜呜呜!”

“好好好,那你别哭了行不,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下课铃不算数,只要朱老师没走,保证连屁都不放一个!”

全班哄堂大笑,被吓傻了的朱老师也弯了嘴角。

聪明如我,我要是不哭那两声估计都活不到今天,那几个混世魔王不把我往死里揍啊,一个小黄毛丫头竟敢摸老虎屁股,不,打老虎脸?

从此后班级里师慈生孝,放开了的朱老师更加可爱,跟男生像哥们,跟女生像姐们,还抽时间给那几个老油条补课,势必给他们摘掉老油条的帽子。

星期天回来从家里带了花生瓜子全班都有份,感觉我们不像一个班,倒像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朱老师就是我们的妈妈,我们好多心里话不跟自己的父母说,也愿意跟朱老师说,而她绝对不敷衍,对学生每一个问题都认真对待,解答,并给于力所能及的帮助。

一个女生因为父母要离婚,整日闷闷不乐,朱老师问明情况决定家访,怕自己的娃娃脸压不住阵脚,专门把数学老师拉着助阵,经过几次苦口婆心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竟然扭转了局面,当然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农村嘛都是些鸡零狗碎的小事,现在看看孩子老师几次三番的登门,还离啥婚?别给孩子添堵了!还麻烦人家老师.......

一个男生父亲残疾母亲精神有点毛病,生活极其艰难,自己蒸了馍带到学校吃,练得一手好厨艺,冬天光屁股坐在被窝里缝棉裤,缝好了再穿着来上学,练得一手好针线,我们经常戏谑的叫他“小嫂子”,朱老师教育我们不要取笑他,要好好帮助他,自己从家里带来弟弟的衣服给他穿,用自己的饭票打饭给他吃,一次看到“小嫂子”迟迟交不上学费,自己偷偷用工资给交了,对学校说是“小嫂子”交的,对“小嫂子”说学校给减免了。这事到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类似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当然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我们对朱老师也是掏心掏肺的尊重和爱戴,朱老师家离学校太远,住在学校,住校的老师就她一个,有点害怕,我二话不说,从家里抱来被子跟她作伴,晚自习后我俩睡不着就在被窝里聊悄悄话,听她给我讲她男朋友的事,男朋友考上了中国矿大,她落榜了,但俩人感情非常好,男朋友的信跟雪片似的隔三差五的来。让我羡慕的不行。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转眼到了毕业季,县里重点高中给了我们两个特招名额,这个特招名额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这个学校只有两个人有资格考这个学校,其他人只能参加普高的招生考试。

这个名额我是势在必得的,没有任何意外,可正在我各种备战的时候,意外出现了,名额被别的班的两个老油条争去了,名次虽然没有我靠前,但一个是教导主任的侄子,一个是校长的外甥。而且,人家就是为这两个名额来留的级!

我刹时崩溃。

朱老师找到校长据理力争,无果,她只是个代课老师人微言轻,她最后说了一句:“我来找你争取这个名额不仅仅是因为章静是我班里的学生,是我认为她去考胜算更大,我不想浪费这两个名额。”

后来果然如她所言,两个人全部落榜,白白浪费了两个特招名额。

我必须去考的那所高中口碑很差,考大学的几率很低,我不想去,我的梦想是上重点高中,上大学!

少年无畏的我没和任何人商量,直接弃考!校长气得七窍生烟,扬言复读也要来他这复读,没有他出具转学证明看哪个学校敢收我?

朱老师因为我的事也跟校长闹翻了,本来就嫌那个学校远,这下更不想在那教了,于是托了关系调到家附近的一所中学,并把我带了过去,学校看在朱老师的面子上,没要转学证明。

第二年我顺利考上重点高中,爸爸还专门请朱老师来我家吃了一顿饭,以表感激之情,我和原来班上的同学一到假期就会相约去看朱老师,朱老师小小的宿舍根本盛不下我们,我们脱了鞋满满当当的坐在床上吃零食,好像又回到那一年最欢乐的时光。

这种小确幸戛然而止在我高二的暑假,那天我躺在葡萄架下看小说,同村的一个同学匆匆跑过来跟我说:“朱老师喝农药了!正在医院抢救!”我一下蒙了,下床的时候腿软的像不是自己的。

去医院的路上同学告诉我,朱老师的男朋友劈腿了。我恨得咬牙切齿,他这三年的大学其实都是朱老师在供,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我们跑到医院的时候,朱老师已经没有呼吸了,身上因为洗胃狼藉一片,婴儿肥的小脸依旧充满稚气,却已红润不在,当所有的女同学都围着朱老师嚎啕大哭时,我像个饿虎一样扑向缩在一边惊慌失措的曾经给朱老师飞雪片的男朋友,因为只有我见过他,我发疯一样的狂扇他的耳光,整个医院都充斥着啪啪的脆响,别人过来拉开我,我拼命挣扎着再扑上去,用手抓,用脚踹,用那个年龄能骂出的最脏的字眼哭喊着骂他!

朱老师走了,属于我们那个年龄的欢乐和憧憬突然暗淡,原来生命如此脆弱,原来爱情也如此........脆弱!

前年回老家,我专门去看了朱老师,那片芳草萋萋的墓地如此安静,我盘腿坐在墓前就像当初盘腿坐在朱老师床上,想起那个婴儿肥的天真温暖的笑脸,在一片青春开到荼蘼的学生中肆意欢笑!

朱老师,我又想你了!你帮助我们解开了那么多不能跨过的心结,为什么不能跨过自己的坎?

猜您喜欢
赞助商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