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典台词->正文

打电话台词

时间:2019-01-13 19:43:00 浏览:24

马:电话人人都会打。

郭:可不是吗。

马:电话是咱们现在通话的一个工具。

郭:是喽。

马:联系工作、办点事情都比较方便。

郭:哎,很方便。

马:但是打电话的时候。

郭:啊。

马:呀注意一个问题。

郭:哦?什么问题呀?

马:尽量的节约时间。

郭:对。

马:是吧。

郭:哦。

马:你别打起来没完。

郭:是呀。

马:有个别人呢,他没有这个群众观点。

郭:哦,这个个别人呀。

马:哎,个别人。

郭:哦。

马:他好象和这个电话机有浓厚的感情。

郭:啊?

马:只要拿起来,他说上就没完。

郭:切儿说呢。

马:哎,真有这样的人。

郭:是呀。

马:我那天在长安街上,我碰见一位。

郭:哦。

马:这位打起电话没完没了。

郭:哦?打什么?公用电话呀?

马:就是呀。

郭:那更不应该时间长了。

马:其实是一点小事情。

郭:什么事呀?

马:约他的朋友去听戏去。

郭:就这事呀。

马:这点儿事,要让咱们打这个电话,用不了一分钟就解决问题了。

郭:那可不是吗。

马:拿起电话来。

郭:嗯。

马:拨通了号。

郭:嗯。

马:喂,你是广播文工团吗?

郭:哦,对。

马:郭启儒先生在不在呀?

郭:哦,就是我呀。

马:哎呦,郭老呀。

郭:哦?

马:我是马季呀。

郭:哦。

马:我给您买了电影票了。

郭:是呀。

马:六点半钟呀,您在大华电影院门口等我。

郭:好了。

马:就这样啊。

郭:嗯嗯嗯。

马:不见不散了啊。

郭:哦哦哦。

马:回见,回见。

郭:好,回见。

马:完了。

郭:这,也就有半分钟呀。

马:就是呀。

郭:啊。

马:那位可就这么点儿事。

郭:哦。

马:他没这么打。

郭:是呀。

马:我给他算了算。

郭:啊。

马:连来带去,他打了俩多小时。

郭:就这点儿事,打两个多小时?

马:就是呀。

郭:好吗。

马:我给你学学呀。

郭:怎么打的呀?

马:拿起电话来。

郭:嗯。

马:咔~咔~咔~。

郭:这是干什么呢?

马:拨号呢。

郭:哦。拨号呢。

马:咔~咔~,喂,喂?

郭:嗯?

马:喂?咔~咔~咔~。

郭:又从新拨一回。

马:咔~咔~咔~,喂,喂?怎么不说话呀?

郭:哦?

马:哎呦,拿倒了。

郭:嗨,这个呀。

马:喂?

郭:嗯。

马:哎呀通了。

郭:嗯。

马:喂,你电话是四局五六七八吗?我这是一局二三四五呀。

郭:嘿,瞧这俩号码呀。

马:喂。

郭:嗯。

马:你贵姓呀?嗯?老胡同志呀。

郭:哦。

马:哎呦……嗯?不是老胡。

郭:哦,没听出来。

马:哦,老张呀。

郭:嗯。

马:哎呦,我没听出……嗯?不是老张?老刘呀!嗨……嗯?不是老刘?

郭:还不对呀?

马:哦,你是耗子呀。呵

郭:耗子?

马:那人外号就耗子。

郭:呵,怎么这么个外号呀?

马:嗯,耗子,哎呦,有意思哎。

郭:嗯?

马:四害之一呀,呵呵!哦,出来接电话来啦。哦,好呀,前些日子消灭四害你没敢出来吧。呵呵呵呵

郭:他怕人给他逮了去。

马:逗着玩。啊?我是谁?我是谁你不知道啊。

郭:那他哪知道呀。

马:不知道你猜猜。

郭:猜?

马:猜不着?使劲猜!

郭:使劲猜?

马:真猜不着?猜不着我告诉你呀。

郭:那你告诉人家吧。

马:我姓罗,我叫罗嗦。

郭:你,你是够罗嗦的。

马:哎~,对对对,是我。

郭:嗯。

马:我找小王讲话。嗯。我的未婚妻呀!

郭:哦。

马:嗯。喂,她是女的啊。

郭:废话!可不是女的吗。

马:你别找错喽。嗯,好。谢谢你,我等她一会儿。噔咯啉咯……

郭:怎么着,要唱?嗯?瞧什么呢?

马:你们几个怎么回事?

郭:怎么回事呀?

马:等着打电话的?

郭:那可不是吗。

马:哎呀,你,你们上那边打好不好?坐电车三站,那边还有个电话。

郭:你让人那边打去?

马:你非上着打来干吗?我这早着呢啊!我得有四个钟头差不多啊。

郭:好家伙!他一人包了。

马:死心眼!喂,哎小王呀!我是罗嗦呀。

郭:就别提这名了。

马:哎,我正找你呢。今天晚上有什么事吗?没事呀!学习吗?不学习呀。开会吗?不开会。

郭:尽是废话。

马:讨论吗?也不谈论呀。

郭:人家没事吗。

马:那好极了,我请你听戏好不好?

郭:嗯。

马:票都买好了,嗯,长安大戏院。楼下十排三号、五号,咱俩挨着。

郭:对。

马:嗯,票价?八毛一张的。

郭:哦。

马:我买两张花一块六,是一块六,我给他五块,找我三块四。

郭:哦,他这报帐呢。

马:呵呵,嗯?什么戏呀,你猜猜。

郭:怎么又让人猜呀?

马:嗯?新戏,不对。嗯?评戏,不对。嗯?越剧,哎~

郭:对了。

马:不对。

郭:不对,你哎什么呀!

马:啊,真猜不着啦?猜不着我告诉你呀。

郭:你告诉人家吧。

马:歌剧!嗯。

郭:什么戏。

马:刘三姐。

郭:哦,刘三姐。

马:没看过呀,那看看吧,好极了。

郭:哦。

马:腔调美着呢,其中有一段我最喜欢了。就是那段,那个,那个,小王你现在不没事吗。

郭:干什么呀?

马:啊,你拿着电话,你注意我给你学一学啊。

郭:学一学?!

马:哎,你们几围再等一会啊。

郭:嘿。

马:小王我现在开始学了啊。

郭:行了,您来吧。

马:唱山歌呀~这边唱来,那边红~山歌好比春江水呀~不怕滩险弯又多啊~呦唆~喂,小王你看我这表情怎么样?

郭:那怎看的见呀!

马:哎呦,对了,什么?你说什么?他们鼓掌我没听见。

郭:嗨!别提这事了。

马:还没吃饭呢?

郭:哦。

马:哎呦,我给你准备吧。

郭:怎么准备呀?

马:我买十二块饼干,我吃四块,给你留八块。

郭:呵呵,还挺照顾她的。

马:啊?不认识?长安大戏院啊!就是从你家里出来,你坐一路公共汽车。

郭:嗯。

马:花一毛钱,坐三站。车上有座你就坐着,人多你就站着啊!

郭:尽是废话!

马:嗯。下车之后你往对面瞧。

郭:嗯。

马:从西边数第三个电线杆子,我在那等你。

郭:哦。

马:好不好?七点一刻开演。嗯。我七点等你。七点钟啊!准时不见不散啊!

郭:嗯。

马:七点钟!咱们在……喂,小王那什么你别来了啊!

郭:怎么别来了?

马:现在都八点半了!

郭: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