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价值

2019-12-13 17:21:54

“生命是否有意义?如果有,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这是一个一直困扰着整个人类的问题,每一种答案都是对这个问题的一种诠释,一种可能的方向,一种个体的生命体验。问题历经千年,似乎一直没有一个终极答案,而且没有一个答案能够完全解答这个问题。因为每个答案都会随着世界的发展和时空的转换而变化,随着人生不断阶段的感悟的变化而变化,于是,意义和无意义成为了我们丰富的生命中的一部分。

生命的意义:

毋庸置疑,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我们做过的事情,说过的话,爱过的人,可能几十年之后就没有人会再记起,甚至按照宇宙学观点,我们所生活的地球都会越来越冷,变得像月亮一样冰冷死寂,地球上所有的生命状态都不复存在。恩格斯在他的《自然辩证法》中写道:“整个自然界,从最小的东西到最大的东西,从沙粒到太阳,从原生生物到人,都处于永恒的产生和消逝中。这是以实验为依据的严格科学研究的结果,它不以人类的意志而改变。”

有人说,生命是无意义的,人生于虚无,最终还要归于虚无,每个人到最后都要死去,纳入到宇宙的尘埃之中。有人反驳说,这怎么可能?人作为万物的灵长,怎么能没有意义呢?如果这样我们不就白活了吗?我们存在的价值不就烟消云散了吗?

还有一部分哲人和心理学家认为,生命虽然无意义,但是我们可以给予意义,给我们的人生赋予价值和趋善趋美趋真的观念,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践行和努力把人生变得有意义。岳飞顶着秦桧的陷害,精忠报国;玄奘冒着生死危险,西行取经;诸葛亮辅佐蜀国雄起,呕心沥血;中国历史上不少非凡人物,通过社会的实践和精神上的提升,他们都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所以说,人活着的关键在于你如何看待自己,如何赋予自我生命以意义。(这也是哲学诗画更倾向的观点,也是哲学诗画在此想告诉大家的生命认知之一。)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50岁时在其日记中写道:“生命既疯狂又充满意义,当我们不再嘲讽一个方面而期待另一个方面时,生命会极度的单调无味,一切都会被简化为毫无价值的数值,既没有意义也没有无意义。”但是过了二十几年,当他76岁时,他的看法改变了,他又给出了不同的观点:“我们认为重要的生命元素,不论是有意义的还是无意义的,都与个人气质有关。如果无意义占有绝对的优势,那么生命的意义将会在我们人生开展的过程中逐渐消失。但在我看来,事实情况又并非如此,或者就像在所有形而上学的问题中一样,二者都是正确的——生命是有意义的,也是无意义的,既有意义,也无意义。我们虽然热切希望有意义能够成为价值主导,但是无意义的看法也始终存在着,至于这场战斗谁输谁赢,还真的不好说。”

意义——决定生命有价值和无价值的关键

这个问题造成的困扰,即便大心理学家兼哲学家的荣格也没能逃脱,虽然深受困扰,但他有些是确定的,即他清楚地意识到关于意义的问题是无法获得统一和最终的答案的,最好的答案在于我们对生命的追寻过程中。面对生命的拷问,荣格的做法是将个人的元素融入到集体中,把个人的创造神话与集体的创造神话相结合,由此,意义和无意义的冲突便会呈现出自己的价值。

在对生命的意义进行深入且全面的考察和对弗洛伊德主义进行更加精细的分析之后,他把研究的重心转向到了审视自己,进入到更深的个人自我冲突中。总之,他是不认可生命没有意义这个观点的,在他看来,生命充满意义和经验,但这种意义和经验却不在现实的标准中,因为人除了客观的思考之外,其主观的价值也在起到重要的转换作用。个人的能力和现实的成就能够带来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感,但个人的无能和现实的虚空也起到同样的无意义的推动作用,得失既是客观的也是主观的。

因此,荣格把人的生命分为了几个阶段来看,就如同孔子把人生分为不同的几个阶段,因而其所感所悟也不尽相同一样。荣格认为,35岁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年龄(孔子把30岁看做而立之年),它标志着人生后半生的开始,在这段时期,人的心理会发生变化,出现心理转变。而这种心理转变正是我们区分有意义和无意义的核心所在。

其实生命的意义,也许很简单,犹如一杯清茶淡泊、透明、实用,也许它过于简单了,让你骇异它的单调、无味、枯燥,因为我们是凡人,所以我们也许甘于平淡,如果可以在平淡中寻求一种宁静致远的意境,去丰富生命的色彩,时而如高山流水,时而似小桥人家,生活的情趣需要丰富,生命的意义在于创造。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