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经典语录

2019-02-16 12:03:56

1、人生比你想象的要短。 

2、我来是为了王的下葬。 

3、时间这部机器散架了。 

4、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5、百年一参透,百年一孤独。 

6、地球是圆的,就像个橙子。 

7、哪儿有贫穷,哪儿就有爱情。 

8、记忆因思绪无情的力量化为实体。 

9、人们一派懈怠,而遗忘却日益贪婪。 

10、一分钟的和好抵得过一辈子的友谊。 

11、即使你不害怕上帝,你也会害怕金属。 

12、别错过机会,人生比你想象中的要短。 

13、世间没有什么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为代价。 

14、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15、不仅孩子长的更快,连人的感情也变了样。 

16、浪掷了多少时光,才找到共享孤独的天堂。 

17、我确实一度死去,但难以忍受孤独又重返人世。 

18、当初如何为失败而战,如今便如何为胜利而战。 

19、钟摆能让任何东西飞起来,却无法使自己腾空。 

20、人不是该死的时候死的,而是能死的时候死的。 

21、他大权独揽却在孤独中陷入迷途,开始失去方向。 

22、幸福晚年的秘诀不过是与孤独签下不失尊严的协定罢了。 

23、有的人想睡觉,但不是因为困倦,而是出于对睡觉的怀念。 

24、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25、往日的推心置腹已经一去不返,同谋和交流变成敌意与缄默。 

26、只有用水将心上的雾气淘洗干净,荣光才会照亮最初的梦想。 

27、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仗,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屋顶别涂成蓝色。 

28、我只是一个没有回忆的手工匠,剩下的唯一梦想就是被人遗忘。 

29、一个幸福晚年的秘决不是别的,而是与孤寂签订一个体面的协定。 

30、他(梅尔基亚德斯)的确一度死去,但难以忍受孤独又重返人生。 

31、一如既往坚定忠诚,当初怎样为胜利而战,如今便怎样为失败而战。 

32、约略懂得幸福晚年的秘诀不过是与孤独签下了不失尊严的协定罢了。 

33、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仗,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别把我们的房子涂成蓝色。 

34、然而,在绵延不断的**中,“正常”恰恰是最可怕的:表示毫无进展。 

35、那些日子家中空前忙乱,但崭新的煤油灯终究在预定的日期和时刻点燃。 

36、她身上披着蔑视一切的厚厚的盔甲,这是世间的任何**都无法刺破的。 

37、不要恳求任何人,不要在别人面前卑躬屈节。你就当别人早就把我枪毙了。 

38、人生重要的事情不是我们遭遇了什么,而是我们记住了那些事,如何铭记。 

39、死神一直追随他的脚步,嗅闻他的行踪,但尚未下定决心,给他最后一击。 

40、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记住了哪些事,又是如何铭记的。 

41、只是觉得人的内心苦楚无法言说,人的很多举措无可奈何,百年一参透,百年一孤寂。 

42、远征者们在船内仔细探查,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只见一座鲜花丛林密密层层地盛开。 

43、**已经被扔进了存放悲惨记忆的高阁,它仅仅在开启香槟酒的砰砰爆气里被偶尔提到。 

44、亡父的预感拨动了他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份高傲的余烬,但他却错以为陡然间重获了力量。 

45、时间在自己的运动中也会碰到挫折,遇到障碍,所以某一段时间也会滞留在哪一个房间里。 

46、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47、整艘船仿佛占据着一个独特的空间,属于孤独和遗忘的空间,远离时光的侵蚀,避开飞鸟骚扰。 

48、一中内在的寒冷直入骨髓,即使烈日当空也让他不堪其苦,好几个月都难以安眠,到最后成了习惯。 

49、她辛苦多年忍受折磨好不容易赢得的孤独特权,绝不肯用来换取一个被虚假迷人的怜悯打扰的晚年。 

50、失眠的最可怕之处,不在于让人毫无倦意不能入睡;而是会不可逆转地恶化到更严重的境地:遗忘。 

51、曾几何时一段真实的经历,一股青春年代不可抗拒的**,如今对他而言已成为遥远的注脚:虚无而已。 

52、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53、他想着他的亲人,并无伤感,只是在严格盘点过往时发现,实际上自己是多么热爱那些曾经恨得最深的人。 

54、直到她在世上的最后一刻,她始终都不知道命运使她成了一个扰乱男人安宁的女人,犹如寻常的天灾似的。 

55、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56、谈话即将结束,赫里内嘞多-马尔克斯上校望着荒凉的街道、巴旦杏树上凝结的水珠,感觉自己在孤独中迷失了。 

57、在这个市镇上,我们不靠纸儿发号施令。请你永远记住:我们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我们这儿的事用不着别人来管。 

58、你那么憎恨那些人,跟他们斗了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作为代价。 

59、却都归于徒劳,因为那些鸟儿全都毫不迟疑地振翅高飞,在空中打个转只一辩出方位就立刻奔向飞往幸福群岛的归途。 

60、所写的事情过去不曾,将来也永远不会重复,因为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绝不会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 

61、两人都装作不知道双方心知肚明的事实,都装作不知道对方已知情,自那天晚上起被一种不容侵犯的默契紧紧联结在一起。 

62、他们甚至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团结两党的民众力量,肃清军人和职业政客的流毒,建立一个汲取两党理论思想的人道主义**。 

63、他觉得再也无法忍受腰间冰冷和腹内的气流,无法忍受恐惧和迷乱的渴望,渴望逃走,又渴望永远留在恼人的静寂和可怖的孤独中。 

64、他被迫发动三十二场**,打破与死亡之间的所有协定,并像猪一样在荣耀的猪圈里打滚,最后耽搁了将近四十年才发现纯真的可贵。 

65、其实,要博得她的欢心,又不会受到她的致命伤害,只要有一种原始的、朴素的感情——爱情就够了,然而这一点正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66、无论他们到什么地方去,都应该记住回忆是一条不归路。一切以往的春天已不复返!那狂乱而又坚韧的爱情不过是瞬间即逝的现实罢了。 

67、在又一个人牺牲之后,外国人和马孔多的许多老居民才相信这么个传说:俏姑娘雷麦黛丝身上发出的不是爱情的气息,而是死亡的气息。 

68、沉默寡言的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对家中重新焕发的活力视若无睹,约略懂的幸福晚年的秘诀不过是与孤独签下不失尊严的协定罢了。 

69、死人在雨中望着他时流露出的无尽伤痛,对活人的深沉眷恋,在家中寻遍清水来润湿芦草的焦灼神情,总在他脑海里浮现,令他饱受折磨。 

70、八月的一个下午,阿玛兰妲在彻底拒绝了这位坚毅的追求者后,再也无法忍受执拗性情的重压,锁在房间里为自己孤独到死的命运痛哭起来。 

71、然而随着战事吃紧,他的形象渐渐黯淡,消逝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代表他声音的点横越来越遥远模糊,汇聚组合而成的词语逐渐失去意义。 

72、所有人都显得很寂寞,用自己的方式想尽办法排遣寂寞,事实上仍是延续自己的寂寞。寂寞是造化对群居者的诅咒,孤独才是寂寞的唯一出口。 

73、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 

74、不管走到哪,都要永远记住:过去是虚假的,往事时不能返回的,每一个消逝的春天都一去不复返了。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也只是过眼云烟。 

75、他内心深处祈求的奇迹不是发现点金石,不是赋予金属生命的气息,也不是将家中的合页和门锁变成黄金,而是此时此刻的情景:乌尔苏拉归来。 

76、岁月流逝,她却永远停留在天真烂漫的童年,对各种人情世故越发排斥,对一切恶意与猜疑越发无动于衷,幸福地生活在自己的单纯的现实世界里。 

77、他没有察觉到时光在家里造成的细微而又令人心碎的破坏,这么长日子外出之后,对任何一个有着清晰记忆的人来说,这种破坏都会觉得是一种灾难。 

78、失眠症患者慢慢习惯了无眠的状态,就开始淡忘自己童年的记忆,继之以事物的名称和概念,最后是各人的身份,以至失去自我,沦为没有过往的白痴。

79、因为一个世纪的牌戏与阅经已经交会她这个家族的历史不过是一系列无可改变的重复,若不是车轴在进程中必不可免地摸索,这旋转的车轮将永远滚动下去。 

80、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81、他厌倦了战事无常,身陷这场永无休止的**的恶性循环中总在原地打转,只不过一次比一次越发老迈,越发衰朽,越发不知为何而战,如何而战,要战到何时。 

82、美人儿蕾梅黛丝独自留在孤独的荒漠中,一无牵绊。她在没有恶魇的梦境中,在费时良久的沐浴中,在毫无规律的进餐中,在没有回忆的漫长而深沉的寂静中,渐渐成熟。 

83、奥雷里亚诺那时只有五岁,他一生都将记得,那个下午吉卜赛人如何坐在窗前金属的反光中,用管风琴般深沉的声音揭示最幽暗的想像地域,热得沿太阳穴流下油腻的汗水。 

84、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85、他像只小鸡一样把头缩在双肩里,额头抵上树干便一动不动了。家里人毫无察觉,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去后院倒垃圾,忽然发现秃鹫正纷纷从天而降。 

86、正常恰恰是这场无尽的**最可怕的地方:什么都不曾发生。他深陷孤独,不再感知到预兆,他为了逃避必将陪伴他终生的寒意回到了马孔多,在最久远的回忆中寻求最后的慰籍。 

87、他的消极情绪是那么严重,有人报告他自由党代表团前来跟他讨论最重要的**问题时.他只是在吊床上翻了个身,甚至没让自己睁开眼睛。“带他们去找**吧,”他嘟哝着说。 

88、无论何时,或睡或醒,从最庄重到最卑下的时刻,她都会想起丽贝卡,因为孤独已经为她筛选记忆,将生活在她心中累积的无数垃圾尽行焚毁,并净化升华了其他记忆,即那些苦涩的记忆,使其永远存留。 

89、每到一处,他总能见到那些少年用和他一模一样的眼睛望着他,用和他一模一样的声音同他说话,向他致意时的警惕神色和他回应时的神色一般无二,并且都自称是他的儿子。他感觉自己被分裂,被重复,从未这般孤独。 

90、“最好的朋友,”那时他常这样说,“是刚死去的朋友。”他厌倦了战事无常,身陷这场永无休止的**的恶性循环中总在原地打转,只不过一次比一次越发老迈,越发衰朽,越发不知道为何而战、如何而战、要战到何时。 

91、因为她从那时起渐渐失去了对现实的意识,把当下错以为久远的往昔,有一次甚至为了她曾祖母的去世痛哭三天,而那老人下葬都已经一个多世纪了。她沉浸在极其荒唐的混乱状态中,甚至以为小奥雷里亚诺是上校,是被领去见识冰块时的小儿子,还把正在神学院学习的何塞。阿尔卡蒂奥当做跟着吉卜赛人走出的长子。 

92、半夜,霍塞·拉凯尔·蒙卡达将军被判死刑。尽管乌苏娜强烈谴责,奥雷连诺上校仍然拒绝减轻刑罚。天亮之前不久,他在往常当作囚室的房间里探望了判处死刑的人。“记住,老朋友,”奥雷连诺上校向他说。“不是我要枪毙你。是**要枪毙你。”蒙卡达将军看见他进屋的时候,甚至没从床上站起身来。“见鬼去吧,朋友,”他回答。 

93、高挑、笔挺、傲慢的阿玛兰塔,经常穿着泡沫一样雪白轻柔的裙子,尽管年岁已高、往事沉痛,仍有一副优越的样儿,她的额上似乎也有自己的灰十字——**的标记。她真有这样的标记,不过是在手上——在黑色绷带下面;阿玛兰塔即便夜间也不取掉这个绷带,有时亲自拿它洗呀熨呀。阿玛兰塔是在缝制殓衣中生活的。可以看出,她白天缝,晚上拆,但这不是为了摆脱孤独,恰恰相反,而是为了保持孤独。 

94、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马孔多是一个二十户人家的村落,泥巴和芦苇盖成的屋子沿河岸排开,湍急的河水清澈见底,河床里卵石洁白光滑宛如史前巨蛋。世界新生伊始,许多事物还没有名字,提到的时候尚需用手指指点点。每年三月前后,一家衣衫褴褛的吉卜赛人都会来到村边扎下帐篷,击鼓鸣笛,在喧闹欢腾中介绍新近的发明。 

《百年孤独》简介

《百年孤独》是哥伦比亚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马尔克斯的一部小说,成书于1966年,次年正式出版,它以魔幻现实主义的笔法描绘了加勒比海沿岸小城马贡多百余年的历史。 被誉为“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的《百年孤独》,是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中的代表作。
《百年孤独》描写布恩地亚家族7代人的命运,描绘了哥伦比亚农村小镇马孔多从荒芜的沼泽中兴起到最后被一阵旋风卷走而完全毁灭的100多年的图景。马孔多是哥伦比亚农村的缩影,也是整个拉丁美洲的缩影。
何塞·阿卡迪奥·布恩迪亚是西班牙人的后裔,他与乌苏拉新婚时,由于害怕像姨母与叔父结婚那样生出长尾巴的孩子来,于是乌苏拉每夜都会穿上特制的紧身衣,拒绝与丈夫同房。后来丈夫因此而遭邻居阿吉拉尔的耻笑,杀死了阿吉拉尔。从此,死者的鬼魂经常出现在他眼前,鬼魂那痛苦而凄凉的眼神,使他日夜不得安宁。于是他们只好离开村子,外出谋安身之所。他们跋涉了两年多,由此受到梦的启示,他们来到一片滩地上,定居下来。后来又有许多人迁移至此,这地方被命名为马孔多。布恩迪亚家族在马孔多的百年兴废史由此开始。
何塞·阿卡迪奥·布恩迪亚是个富于创造精神的人,他从吉卜赛人那里看到磁铁,便想用它来开采金子。看到放大镜可以聚焦太阳光便试图因此研制一种威力无比的武器。他通过卜吉赛人送给他的航海用的观像仪和六分仪,便通过实验认识到”地球是圆的,像橙子”。他不满于自己所在的贫穷而落后的村落生活,因为马孔多隐没在宽广的沼泽地中,与世隔绝。他决心要开辟一条道路,把马孔多与外界的伟大发明连接起来。可他带一帮人披荆斩棘干了两个多星期,却以失败告终。后来他又研究炼金术,整日沉迷不休。由于他的精神世界与马孔多狭隘的现实格格不入,他陷入孤独的天井中,以致于精神失常,被家人绑在一棵大树上,几十年后才在那棵树上死去(在家里的床上,与死去的好友在梦中相见,然后悄无声息的死去了)。乌苏拉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她活了115至120岁。
布恩迪亚家族的第二代有两男一女。老大何塞·阿卡迪奥是在来马孔多的路上出生的。他在那里长大,和一个叫皮拉·苔列娜的女人私通,有了孩子。他十分害怕,后来与家里的养女蕾蓓卡结婚。但他一直对人们怀着戒心,渴望浪迹天涯。后来,他果然随吉卜赛人出走,回来后变得放荡不羁,最后奇怪地被人暗杀了。老二奥雷良诺生于马孔多,在娘肚里就会哭,睁着眼睛出世,从小就赋有预见事物的本领,长大后爱上镇长千金雷梅苔丝。在此之前;他与哥哥的情人生有一子名叫奥雷良诺·何塞。妻子暴病而亡后,他参加了内战,当上上校。他一生遭遇过十四次暗杀,七十三次埋伏和一次枪决,均幸免于难。与17个外地女子姘居,生下17个男孩。这些男孩以后不约而同回马孔多寻根,却在一星期内全被打死。奥雷良诺年老归家,和父亲一样对炼金术痴迷不已,每日炼金子作小金鱼,一直到死。他们的妹妹阿马兰塔爱上了意大利技师,后又与侄子乱伦,爱情的不如意使她终日把自己关在房中缝制殓衣,孤独万状。。。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