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18,你好2019

乌迪尔 2018-12-31 17:30:01 3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年终岁尾,辞旧迎新。周围都是忙碌的身影,忙着冲刺、忙着盘点、忙着总结成绩、忙着拟定计划……似乎只有忙碌的状态才能让人踏实一些。

可是,这种忙碌真的有意义么?盯着这个问题半天,想到前段时间读到一句话“大部分人是从来不思考的”,着实惊出一身冷汗。很多人的一生都是沿着一个既定的路线进行的,“读书-工作-结婚-生子-老去”,我管这种人生叫做“三好人生”——在家里听父母的,做个好孩子;在学校听老师的,做个好学生;在单位听领导的,做个好职员。

在很多人眼中,这样的“岁月静好”就挺好,至少大部分人都是满意的。

但是,请等一下。我们似乎在整个环节里忽略了最重要的角色,那才是最重要、最真实也最核心的要素:我们自己。在人生的历程中,我们难道不该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去思考、去设计、去践行么?这不是狭隘的个人主义,更不是带着明显主观色彩的自私自利,而是从内在视角出发,重新审视我们的人生。

1、重新理解人生和时间

那到底什么才是人生?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思考“时间是什么?”

时间是万物的生灭序列,是物质运动和能量传递的过程,是永远向前的矢量数据,是衡量物理世界的基本量纲……目前还没有一个特别准确的定义可以清晰地表达时间的哲学意义。

在我看来,时间是无法脱离主体去认识的。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时间就是我们的生命。时间质量基本上等同于生命质量。用一个类比来说明,时间就像是比特流(对每个人都公平且无意义),而生命则是在比特流上附着的信息(会有极大差异)。

我们从前衡量生命的标准是基于时间的单一标准,貌似只有长度一个指标。事实上,这种“单向度”思维有极大的局限性,我们只需要稍稍扩展一下认知,比如生命体验的丰富程度、人生经历的宽阔程度,我们就可以至少从长度、宽度和厚度三个维度来理解人生。如果说过去我们更加关注生命的长度,那么未来我们需要将关注的焦点放在生命的质量上面,也就是那些信息层面的内容。

2、重新理解反省和进步

从这个角度理解人生,大概就是用丰富自己的方式过一生。我们每过一天,都需要思考一次:我的行为模式可以得到更好反馈吗?我的思维模式可以提升认知水平吗?我的理念模式可以丰富生命体验吗?如果没有,我该做出怎样的调整?调整之后是否有效果,需要不断反馈、不断优化、不断提醒自己要做时间的朋友,要让自己在时间的洗练后变得更好。

这或许就是古代先贤们所说的“每日三省吾身”的意义吧。从这里出发,咱们再往下深想一层,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其实都有一个“行动-反馈-调整-再行动”的过程,所谓进步主要来自于反馈和调整,而进步的速度其实主要取决于反馈调整的频率。

记得去年看过一句感觉醍醐灌顶的话——“疯狂就是重复做相同的事情却期待不同的结果。”反思一下,这不正是大部分人原地踏步的原因吗?我们每天带着几乎完全相同的行为模式、思维模式、理念模式去工作生活却一直在期待“上天的眷顾”,本质上和每天用一组数据去买彩票却期待中大奖并没啥太多区别。

而那些真正的高手是如何炼成的?真是因为智商情商可以轻松碾压我们吗?还是有什么深不可测、高不可攀的背景?亦或是别的什么不可名状的原因?这里面有一定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但从概率论看受上天眷顾的毕竟是小部分人,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那些我们可以学习、可以改变、可以升华的部分。要勇敢去打开那些高手的“暗箱”,找到破局的方法。

及时反省一定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之一。

前面我已经阐述过,所谓进步就是来源于反馈和调整。反馈、调整的源头就是反省,通过反省清晰地梳理自己的模式和风格,获得最接近真实情况的反馈,这是实实在在的认知经验增量,长期坚持利大无穷。那些善于反省、经常反省的人进步一定更大、更快。以我自己为例,我也在试图深度反思,对于自己做一次年度复盘,然后梳理出自己的反省清单和来年的行动原则,希望能在来年取得更好的成绩。也就是说,我的进步是以“年”为单位的,效率着实太低了。那些“每日三省吾身”的高手们是以“天”为单位反省的,进步速度是我的300多倍!

3、重新理解朋友和交情

有人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孤独的旅行,孤独就是生命中的一种常态。”

林语堂有一段关于“孤独”的解读,精彩极了。他说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蝴蝶,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蝶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但也有人说“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孤身一人难以生存,人都希望自己与他人发生联系,希望有同伴和朋友。”

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类是天生社会性的动物。马克思将这个观点表达得更加彻底——“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如何理解这两种看似矛盾的观点呢?窃以为这两种观点其实是内在统一的,他们的分别只是因为站在了不同的视角。从个人的角度出发,更偏向于前者;但如果从社会视角看,则更容易得出后者的结论。

我无意去做进一步的辩证分析,而是想重新认识“朋友”。看到过一句话“有趣的灵魂终将相遇”,对于个人来说,所谓朋友,一个解释可以是那个和你相遇的有趣灵魂吧。站在更高的维度来看,人需要抽象出两层意义,一层是精神层面,另一层则是生理层面。我们需要获得精神层面的支持,同时也需要行动层面的帮助,我更倾向于称前者为友情,后者为交情。

我们或多或少都希望在社会上获得更多的生存优势,其中一条可以称之为“社会资源”,衡量标准就是朋友,而关键因素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接口与界面。所谓接口就是待人接物的方式,所谓界面就是个人灵魂的呈现。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优化自己的接口和界面,让自己拥有更有魅力的相处方式、更有质量的办事能力以及更有思想的对话交流。

4、重新理解选择和坚持

我们奋斗了很久,才发现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种时候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悲伤,只能手忙脚乱地考虑新赛道。于是,我们花了更多时间做选择,却又发现不如当初继续坚持。转了一大圈,我们光忙着在一个又一个的目标里挑来挑去,却发现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好。

殊不知高手们通常是坚持所选择的,而不是选择所坚持的。那些不断调整目标的看似精明的做法或许只能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我们真正需要改变的或许只是方法,而不是目标本身。随着年岁增长,我发现好像万事万物真的是相通的,你昨天想不通的、原来看不懂的、现在学不会的就算换个环境、换个方向也照旧想不通、看不懂、学不会。

所谓我执,就是对固有方法的不思进取;所谓坚持,就是对既定目标的孜孜不倦。看似对立的两组词,其实也有内在统一的含义。关键还是角度和方向。

5、重新理解个体与组织

在一家公司工作超过十年,我们真正学会的是什么?是过硬的职场技能,还是娴熟的人际关系处理技巧,抑或是专业领域的知识?(看到这样的问题总是让人汗颜)

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在诞生之初非常有效地解决了工作效率问题,却在某种程度上忽视了个体的差异性。对于追求个性化的今天而言,这套方法似乎显得有些跟不上时代了。不信的话,可以试着用这套方法去管理一下那些年轻的新新人类,看看效力还剩多少。

如今真正应该思考的问题是离开了组织和平台,我们还能依靠什么在社会上生存。一些朋友在原来的公司都做得不错,虽然谈不上中流砥柱,但都算是公司的骨干力量。然而到了新机构都表现欠佳,这当中多少有些“水土不服”的因素,更多的还是对于自身的误判,将从前组织或者平台的力量认为是个人的能力,表现出来就是眼高手低。

在工业经济时代,组织与个人通常都是建立在雇佣关系之上,8小时工作制是时代标配;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种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8小时工作制似乎已经被打破,个体与组织之间也不完全是雇用与被雇用的关系,个体更多像是“嵌入”组织平台之上,“U盘式就业”、“分时就业”以及“大平台+小前端”的协作模式正在成为工作新范式。

因此,个体最重要的使命是从组织或者平台中“解耦”出自己独特的技能,这当中既可能是通用型技能也可能是专有性技能,相同点在于都不依赖于组织和平台,并可以借助优秀的“兼容性”随时嵌入新的协作平台。而组织的使命也变成了能力培育和外溢,通过将能力封装成产品或者服务,再向其他行业、企业赋能,从而占据有利的生态位获取对应的生存优势,面向个体应打造出更能激发个体优势的平台协作能力,创造更有竞争力的“生产关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有技能的能量体嵌入到组织的平台上,才会形成正向循环。

6、重新理解移动与进化

某种意义上讲,移动能力代表着进化程度。在自然界中,植物的移动能力不如动物,因此往往位于食物链的末端。在社会中,那些更擅长移动的人往往拥有更高的生存技艺和更好的生存空间。举个例子,在大城市生活,懂得借助公共交通工具提升移动能力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生活技能,越早get这种技能就越容易提高生活品质,而那些“宅家一族”就没这么幸运了,还好现代社会有了外卖,不然恐怕连吃饭都是问题。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是移动方式和效率问题。最著名的例子来自于马拉松,为了传递一个雅典人胜利的消息,通信小哥跑了42公里只为发送“我们赢了”。本质上是将信息放在人的介质当中,再通过物理位移的方式实现信息传递。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人们都在试图不断提升信息传递的效率问题,送信、报信的人们都在试图将注意力放在信差的交通工具上。标志性的飞跃来自于人和信息的分离(比如中国的烽火狼烟),当人们试图用更好的方式传递信息本身而不再依赖于人的物理位移时,通信技术就成为了改变人类历史最重要的技术之一。

在这里我们可以试着开一个小脑洞,所谓移动能力是人携带信息的外部通信能力,一方面是物理位移能力,另一方面是信息传递能力。无论是交通还是通信,无论是原子还是比特,我们都应当使自己拥有低成本高效率移动的能力。

现代通信技术极大程度上解决了信息传递问题,但是现代文明制度却始终很难解决物理位移问题。作为个体的物理位移尤其是跨区域的转移仍然需要面临重大的挑战,移动能力的正向要素有自我实现的欲望、个人知识及能力水平和跨地域移动的经验等,同时,影响移动能力的负向因素有自身的地域居住惰性(舒适区障碍)和目的地的排外倾向(跨区域门槛)。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我对于这其中蕴藏着的巨大成本和风险体会很深。不过考虑到个人以及家庭整体的进化,这些代价尚可接受。

7、重新理解流量与网络

一切生意的本质都是流量,流量不仅有大小还有质量,其实对于个人来说也是一样。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其中有一部分可以提升我们的知识、经验与技能,我们管这个叫“成长流量”。作为个体,我们每天的流量既可能指接触的人流量,也可能是信息或者知识流量。重点是,一定要跟我们接触并发生互动。

以我自己的经历来看,当“流量”开始呈指数式的增长,我感觉到的世界也像是重新被“激活”了,再也不仅仅局限在从前的小圈子里了,我个人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长。因此,要加速个人成长有个非常简单的方式就是加大社交流量,建立更有针对性的社交流量池。那么对于那些流量池很小的人来说怎么办呢?可以去网上寻找志趣相投的朋友、可以通过朋友介绍认识某些领域的专家、或者加入一些有意思的社群,除了多与人接触之外,还可以多阅读经典好书、多浏览精彩博客、多体验多彩生活,总之,想尽一切办法扩大自己的“流量触点”,尽可能去多获取有效“流量”,实现流量“增益”。

想要提升流量,需要建构自己的流量网络。曾经看到过一句话:“你需要的根本不是培养人脉,而是让自己更有价值”。现代社会人们惜时如金,最昂贵的成本就是机会成本。要想拓展有效人脉、连接更多大神,我们自己得先变成别人的有效人脉。换句话说,我们自己得有可以被别人利用的价值。

除了流量网络,我们还需要建立自己的协作网络。无论是工作、创业还是生活,我们都可以通过构建一套自己的协作网络来让一切变得秩序井然。互联网的兴起让这种协作关系可以打破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我们可以在多个平行世界中自如沟通、方便协作。一方面,我们要将自身打造成更易连接、更好合作、更有价值的节点,为别人提供服务;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善于利用网络中的其他节点,为自己提供更好的服务,用分工协作提升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质量。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今年的冬天特别冷。世界陷入凛冬,人们陷入苦难,但冬天带给我们的远远不止苦难。有一个哲学家曾经说过,冬天教给俄罗斯的比任何宗教教给它的都多,而且冬天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了俄罗斯。俄国人由于接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冬天,学会了与寒冷相处的方式。拿破仑入侵俄国在冬天被打败了,希特勒最后也在斯大林格勒被冬天击败,于是才有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才有了今天的世界格局。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冬天才有了今天的世界。

古人说:春种夏长,秋收冬藏。要认识到冬天的积极意义。它是在提醒人们去做一些平时在相对宽松自由、没有那么多挑战的环境中不会去做的事,逼迫人们去积累资源、培养能力,让自己可以更加从容地度过冬天,为来年积蓄能量。

2018,在我们的手忙脚乱中匆匆告别;2019,在我们的深切憧憬中呼啸而至。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代的潮流浩浩荡荡。从社会的视角看,作为个体的我们实在太微不足道,然而从自己的视角看去却又感觉正在经历着人生的重大时刻。本想在新年到来之际许下愿望,希望2019命运对我们好一点、下手轻一些,却未曾想命运其实自有分寸。

2019,人生半场。在新起点开辟新战场,只希望这一次当自己命运的缔造者,不再因为碌碌无为而劝自己平凡可贵,不再因为不够自律而说自己不够自由,不再因为没有系统而表现得不成体统……胸有大志、久久为功、日日自省、持续精进,变成一个让自己满意、让周围快乐的人。

2018,和你握手言和;2019,和你深情相拥。

猜您喜欢
赞助商
不容错过